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飛去來解讀新EP《沉默如夢》:新一天只是新,是不是希望很難說

微信圖片_20191206185641photo: Yoogo

Future Orients飛去來——《末日》 (若上方播放器無法顯示,請嘗試刷新)

Future Orients變了,不光更多用中文名“飛去來”稱呼自己,更在新EP中用中文演唱,甚至還弱化了自己dance punk的根基——在《沉默入夢》中,樂隊的創作狀態和創作理念都異于以往。

年輕樂手們曾經“Running like foals”的朝陽心氣被社會滑向反烏托邦的趨勢挾持,成了前所未有的存在主義危機;更加復雜的器樂編排則很好地對應了更為厚重的主題。先行同名單曲《沉默入夢》作為EP的開篇顯然在英文詞作和歌曲結構方面與樂隊第一張專輯有著直接聯系;但隨著展開過程中情緒的持續遞進,EP越來越多地流露出包括早期The Verve式迷幻色彩的氛圍、近似post-rock的器樂堆疊、21世紀車庫搖滾復興的雙吉他巧思,甚至是當代氛圍電子樂的疏離等豐富質地。對各個風格去形存意的抽象表達與簡明抓耳的旋律、富有張力的中文詞作存在著巧妙的對立統一,也構成了撐起整張EP的立體情感空間。

《沉默入夢》發行將近一周,留心的樂迷恐怕也已經發現這些改變。無解郵件采訪了樂隊,想讓參與創作的各位成員一起聊聊這其中的前前后后。


 

005tM33Yly1fx8q1jzmv7j31kw1kwty0
鍵盤手Toro于18年9月加入樂隊,與吉他/主唱-阿勇(AY)、吉他-郭震(GZ)、貝斯-PC、鼓手-小郭(XG)構成如今“飛去來”的五人陣容。


EP的封面和其他宣傳單曲用的畫作是怎么來的?

GZ:這個封面說來也比較神奇。本來有張照片大家都覺得挺合適,但是實際做的時候覺得怎么都不對,最后大家采用理性分析的方法:每個人選出自己喜歡的并且可以作為 EP 封面參考的一些專輯,用舉手投票的方式篩選,推導出封面應該包含的元素、質感、風格這些……最后拜托阿勇的女朋友完成插畫、剪裁和拼貼,最最后我小發揮了一下把鳥放大了,就這樣了。

 

視覺上高度統一,專輯六首歌曲是否也整體對應某個(些)概念?

Toro:我覺得整體從聽覺的角度來說也是很統一的。歌曲的感覺統一了之后,概念自然就會串聯在一起。

PC:EP的概念后于歌曲。大家在把歌寫完之后,發現歌名組合起來似乎可以講一個故事,因此就產生了入夢到夢醒這個概念。但它本質上不是一張概念EP。

 

封面

為什么選《沉默入夢》作為首發?

XG:短,直給。

 

這首歌我看到了中英對照的歌詞,有的段落似乎中文更能準確體現意境(“燈光熄滅,舞者獨坐”——When light is out you are just a lonely dancer)。為什么決定用英文唱這首?

XG:創作時的初始預感就是英文的,再去改會很別扭。

AY:從旋律上來說英文更順,更符合自己習慣。一開始開口是按英文發音去思考的,旋律出來覺得挺好的就沒有再修改了。中文是后來有了其他歌之后翻譯的,也算是更貼合整體的感覺而翻譯的。

GZ:要我說就是寫中文失敗了。

 

英文歌詞中的水牛意象是怎么來的?如果水牛做夢,夢里會是什么?

GZ:怎么來的得問阿勇,但我覺得水牛做夢應該會夢到異性水牛。

XG:我覺得水牛的夢應該是醒時所見;情景在夢里軟化,變形。

AY:水牛很像那些奉獻一生但最后被遺忘的英雄,就像“燈光熄滅,舞者獨坐”,水牛也很像這些應該被記住但最后完全沒有人在意的角色。很大程度上來說,大部分的藝術創作者不是也都處于同樣的境地么,他們用全部的努力提供更多的想象,但最后只是像被屠殺的水牛一樣遺忘在角落里。水牛一定不會夢到末日的景色,水牛會覺得世界是美麗的。

 

《無法遺忘的瞬間》作為EP的第二首曲目和開篇的《沉默入夢》(和上一張專輯)還是挺不一樣的;都發生了哪些改變?

GZ:我覺得主要是大量的合成器加入會讓質感有明顯的變化,吉他上我嘗試了段落更長的solo和偏噪音的一點手法。其實歌曲順序在發行前臨時調整了一下,也是想把和之前相比更不一樣一點的歌放在前面。

XG:《瞬間》的結構思路(反而)更接近上一張專輯,有明顯的段落差異和較長的鋪陳和代入。

Toro:首先風格上我覺得更加多元化了,之前的專輯比較偏向某一種風格多一些,但新EP我覺得融合了更多不同的元素,所以大家確實聽到了不一樣的我們。其次,中文歌詞一定是一個全新的挑戰,也會自然而然地改變歌曲的氣質。

PC:我總覺得這張EP是對這三年來在創作上掙扎、糾結和沉默的一個交代。既然是一個交代,那就越直接越好。最大的改變可能還是在歌曲的形式和唱的風格上,也包括中文填詞。

AY:后面的歌都和《沉默入夢》不一樣,因為《沉默入夢》相對更早一點,還是上一張專輯的思維模式?!端查g》的話是后來又有了其他變化之后寫出來的,對我來說是創作更成熟一點。但是也有了另外的套路。

 

現在和3年前,在對音樂創作的理解和觀念上有什么不同么?

GZ:愈發地覺得創作這個行為本身其實很簡單,但想創作好實在是太難了,有時候非常非常崩潰,發自內心覺得自己不適合干這個。

XG:首先創作方式有所不同。之前相當于沒什么方法;現在會有一些還在摸索的更高效的方式?,F在想想其實挺佩服玩一個風格十幾二十年,作品風格高度一致的樂隊的。感覺自己很難做到。

PC:不太記得3年前的觀念……一般只關注當下的感覺。我覺得中文詞還是很有必要的,但是音樂一定要有力量感和沖擊力。這張EP缺少了一些直接的東西。

AY:3年前我還沒有什么對創作的理解,一切都是聽到前輩作品之后的沖動。在這張EP創作的過程中,明顯有了更多提前介入的想法,在沖動之余有了更多的控制,會對音色、結構、情緒有更多的思考。在這張EP做完之后則有了另外的思路,就是不想在做這樣的東西了(大笑)。

 

歌詞總體調子挺冷的,有很多失落、甚至絕望的瞬間或是關于死亡的描述。創作過程有受到某些具體作品或事件的影響么?

AY:《瞬間》是寫給南京詩人吳宇清的,說是寫給他也不恰當,因為完全不認識他。最一開始知道這個名字還是看他在豆瓣上寫給海朋森第一張專輯的樂評。當時突然得知了他自殺的消息,看了一些他過往的資料,就寫下了這首歌。在他身上還是多少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對于從未謀面也沒有任何接觸的前輩,我也不知道寫下這首歌是否合適。但與其說是寫給他,不如說是因為這件事的觸動而寫給自己。

 

封面

《末日》這首歌有一個設定,在寫歌之前我想象了一個科幻小說的情節:在若干年后,地球資源逐漸枯竭,人類科技發達到能夠移居到另外一顆類地行星,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移居,同樣因為資源的問題,只有一部分人能夠到另一個星球繼續生存。除了必須留下的“非*高*端*人*口”以外,還有一部分自愿留下的異議人士。在這個時候的地球得知有一顆小行星即將發生災難性的撞擊,所有人都知道這就是地球的末日,而這首歌就是描述的這場撞擊前的最后24小時。所有的歌詞其實都是描述在這場災難前不愿移居的抗議軍年輕領袖的心理話。有一些講給自己,有一些講給心愛的人,有一些講給自己的父親??赡芩械脑挾紱]有足夠豐富的意義,但是這是當時他在面對末日前24小時最想說的話。

 

封面

《迷路》則是來自班宇的小說《冬泳》,歌詞的三個片段分別來自《盤錦豹子》《冬泳》和《槍墓》。作為東北人,第一次讀到《冬泳》自然受到非常大的觸動,就一直想著寫一些東西?!睹月贰凡⒉皇切赂?,是上一張專輯《Lost》的改編,第一張專輯發完就開始用了新的編曲,一直想著填新的中文詞,直到EP錄完的最后一刻,我才寫出了這些詞。當時距離第一次讀《冬泳》已經過去了半年多,但還是記憶猶新。

 

封面

Toro:創作作品的過程本來就是艱難的,大家在這段時間內多多少少有不順利的事情,不過也都是些非常正常的忙碌和焦慮,能夠希望把我們的情緒傳達到歌中也可能是想要對我們的創作過程做一個記錄。

 

《末日》《迷路》《日出》這樣收尾的順序似乎也給了希望/光明?

Toro:其實我是偏向于這么理解的,但是也希望每個人有自己的理解,畢竟每個人的日出不一定都是光明的。

GZ:如果聽歌的人能有這樣的感覺那就太好了,無中生有的希望還是比沒有要好。

AY:開始新一天而已。新一天只是新,至于是不是希望也很難說。

XG:《沉默入夢》開始,《日出》收尾,中間什么順序都能作詮釋。

PC:主要是因為《日出》里我的貝斯太好聽了所以你們感覺到了希望和光明。

 

封面

最滿意的是哪首?理由?

GZ:《日出》,貝斯完美。

AY:我個人最滿意《末日》。情緒把握更飛去來一點。

XG:沒法說,理由是聽太久、太多了。

Toro:《末日》和《明天嗎》是我比較喜歡的兩首,可能因為器樂占了大部分的比例,但最重要的是情緒遞進的頻率讓我在表演的過程中非常享受。

PC:說來奇怪,我對每首歌的滿意和喜愛程度都差不多。說不上很滿意,但也不能說不滿意?;蛟S是因為它們沒有達到心目中最理想的狀態。不過這只是一張EP而已,我自己不會過于苛求。

 

大家都喜歡超哥(PC)的卷發么?

XG:前幾天無意間還真想了一下,超哥不卷發的時候是什么樣子來著。完全想不起來,沒有對比單看很ok ,但剛換發型的時候覺得之前直發更帥,可能沒看習慣。

Toro:喜歡啊,卷發似乎給超哥的多重身份帶來了神秘感嘖嘖嘖。

GZ:好き好き大好き!剪下一坨當浴球肯定很好用。

PC:我還挺喜歡的。

AY:不錯,但是卷不卷都挺好看的。

 

最后,你最希望哪首別人寫的歌是自己寫給這張EP的?

AY:Radiohead,《Bodysnatchers》。
GZ:Radiohead,《Weird Fishes / Arpeggi》。

 

Future Orients飛去來——《日出》 (若上方播放器無法顯示,請嘗試刷新)

 

 

文、采訪:Ivan Hrozny
圖片提供:飛去來Future Orients


封面

廠牌:兵馬司
作詞:阿勇
作曲:阿勇
編曲:飛去來
錄音:阿勇、果真、楊海崧、宋舒蕾
混音:阿勇
制作:阿勇
母帶:時俊峰
封面視覺:Asai
平面設計:果真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