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無解專訪 | 小竇 (Run Run Run) : 我不是, 我沒有

6月26日,Run Run Run的首張專輯《HOON》由兵馬司唱片發行。專輯宣傳全國巡演之際,樂隊的核心人物小竇向無解詳細講述了自己十年間來往于貴陽和北京的經歷,當年DICE的“憑空消失”以及Run Run Run被“誤解”的音樂風格。


?xiaodRun Run Run 樂隊的“小竇”  攝影:南天

 

小竇的童年在貴州西南地區的一個農村度過,后來又在貴陽生活了六年。他用“散漫”來形容在貴州的生活:“那兒的酒文化很濃,所以娛樂都以酒為主,從高中到大學,我和身邊的年輕人一樣,花了很多時間在聚眾喝酒上面?!蔽髂系貐^的奇特自然景觀,加之霧氣迷蒙,少有陽光的天氣讓生活在那里的小竇大部分時間都處于一種“暈”和“飄”的狀態。而Run Run Run彼時未萌發的種子就靜靜蘊藏在這樣的土壤里。

2004年,小竇在貴陽讀大學的時候總喜歡跑去朋友那兒聽唱片,久而久之也開始一起排練些知名樂隊的歌,然后仿照自己喜歡的樂隊去試著寫歌。由于沒有完全成型的樂隊和相對成熟的作品,小竇也否認最初只身前往北京完全是為了音樂。而因為決心來北京生活,他也不得不與當時一起玩音樂的朋友們分道揚鑣。

 

_DSC0978副本2013年3月20日,DICE于北京愚公移山為英國傳奇樂隊Gang of Four開場  攝影:宋明輝

2009年末,從貴陽來到北京的小竇遇到了鼓手老宇、貝斯手小南,并一起組建了后來在地下音樂圈名噪一時的DICE。起初小竇對于樂隊的想象是一定要“新”,要“時尚”,要“帥”,只是仨人的樂器演奏水平都有限,這樣的想法只能作罷。接下來的兩年,樂隊都在摸索適合自己的演奏和表達方式。直到2012年,三人重新開始嘗試以即興的方式進行排練并試著記錄,小竇才覺得樂隊走上了正軌。2012年末,DICE在XP的首次演出就驚艷了當時北京的聽眾——大篇幅的現場即興演奏讓人耳目一新;緊接著來到13年,DICE又作為英國傳奇后朋克樂隊Gang of Four的暖場嘉賓,登上了愚公移山更大的舞臺??烧勂疬@段外人眼里“高亮”的經歷,現在的小竇依然否認DICE當年有別人說的“快速上升勢頭”。在他看來,DICE時期的音樂表達實際也還是不斷摸索的過程,尚未成型,而他所尋找的表達方式,甚至到了現在的Run Run Run時期也沒真正找到。因為個人身體和感情原因,再加上樂隊成員沒法兒保證排練和演出的時間,距離DICE的首次亮相僅短短一年,小竇就回到了貴陽。

回歸到貴陽散漫的生活節奏,讓小竇的身體情況大有改善。于是他再次找到大學時的朋友,在2014年正式組建了Run Run Run。有了之前DICE的經驗,Run Run Run也如法炮制,繼續通過探索即興演奏并記錄閃光靈感的方式,摸索自我表達的可能。同年11月,小竇帶領Run Run Run殺回北京,還叫上了老宇和小南,讓自己的兩支樂隊一起重回XP,獻上了一次主題為“迷幻貴陽”的雙日演出。這樣的主題與取自地下絲絨名曲的樂隊名,讓Run Run Run理所應當地被貼上了“迷幻”標簽。但小竇自己卻很是不以為然,“迷幻真不是我們的標簽,而且我們的方向貌似也不是所謂的迷幻風格”。事實上,正像他所說的,Run Run Run在新專輯《HOON》中的表達總帶著一種觀察和自省,與時下迷幻搖滾普遍帶有的“沉溺的氛圍”“洶涌的情感渴求”等特點有著不小的差別。

當被進一步問道樂隊的名字和難以歸類的風格要如何具體解讀時,小竇又把故事帶回到了他的大學時代,“在一本雜志上讀到有媒體評論《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這張專輯非常具有‘啟示性’。我當時弄了很久,直到現在也沒明白所謂的啟示性。但是我覺得這張專輯有某種儀式感,我一直都在極力模仿,包括在創作和表演上?!?/p>

 

Run Run Run_2019 by 南天_3 副本Run Run Run現在的二人陣容:毛特、小竇? 攝影:南天

2017年初,小竇決定回到北京上班。在他看來,貴陽的音樂場景相較于北京還處于一種有待開發的狀態,相對小眾;當地的年輕人更喜歡電子樂和民謠,樂隊能夠的演出機會也不是很多。而談到北京的音樂場景,小竇認為這幾年發生的最大變化就是各種各樣的演出變得更多了。加上自己平時調音師的工作,他也能看到很多新的樂隊、更新的想法。不過,比起當時他最初見到的北京,“天才卻變少了”。在這樣不好說到底是蓬勃了還是枯萎了的環境中,Run Run Run再度起航。通過朋友介紹,Backspace的鼓手毛特加入了樂隊,并成為了專輯中列出的、小竇以外的唯一正式成員。在貝斯手和吉他手都因為時間不能保證,想法上有分歧而離開樂隊后,小竇和毛特在2018年秋天進行了專輯的錄制。專輯中的曲目超過半數的時長都有6分鐘以上,較長的篇幅讓小竇將各種想法都裝了進去。相較于DICE時期的隨性,Run Run Run則被他視作更為認真的呈現形式。每首曲目都是各自獨立的片段,由器樂編排構建出的場景,讓人仿佛能感受到貴州山林的清涼潮濕,霧靄飄渺,又或者是想起飛機起降時的陣陣轟鳴。

即將到來的全國巡演,Run Run Run將會一路向西,并再次回到貴陽演出。來往于貴陽和北京的十年里,小竇和樂隊經歷了各種波折。不過對他來說,這些似乎都不是問題,畢竟“樂隊和音樂其實一直都不是我生活的重心,現在也不是。


?Q&A

?Run Run Run_2019 by 南天_4副本Run Run Run現在的二人陣容:小竇 (答題人)、毛特  攝影:南天

Run Run Run與DICE在創作理念上有什么不同?

DICE更像玩票式的去玩音樂,更多時候DICE讓我覺得不像樂隊,更像幾個朋友的私密集會,酒足飯飽后才討論音樂的事兒,順便把敲敲打打的聲音記錄下來。而組建Run Run Run是我真正想去以一個樂隊的方式把大家平時想到的東西能通過排練和唱片呈現出來。

 

新專輯的歌曲是否都是你回北京后創作的?

新專輯的歌曲有一些在DICE時期就出現那些動機了,基本上都是在Run Run Run時期讓樂隊把這些動機重新排練出來。

 

樂曲具體的創作方式都是什么樣的——是否是從一個吉他動機即興發展出來的?

樂曲具體創作方式基本上是先靠記錄排練,排練都是靠即興,然后截取覺得不錯的片段,樂隊重新整理和排練這些片段變成現在作品。

 

只有你和毛特的兩人陣容對專輯的創作和錄制有沒有什么影響??

還好,基本上都很順利。毛特的鼓很穩定,我也需要這樣穩定的鼓手。除了我還要去彈貝斯和鍵盤,別的沒覺得對創作和錄制有什么影響。

 

你在錄制專輯的期間有在聽其他樂隊的唱片么?除了地下絲絨以外,還有沒有什么其他樂隊給了你們任何靈感??

錄制期間聽過楊海崧推薦的Grateful Dead的《Anthem of the Sun》。另外在朋友圈看到推薦的75 Dollar Bill,也有無意間聽到的Terakaft,Jimmy Page的《Lucifer Rising》……

 

個人感覺,雖然這張專輯中的音樂形式和旋律構成都很抽象,沒什么“紀實性”色彩,但它娓娓道來的口吻和聲音中的克制倒很有一種“紀錄片”的感覺。你在創作旋律的時候腦中會有什么畫面么?漫畫、動畫、電影這些視覺藝術或是其他媒介的藝術對你的創作有什么影響么?

主要是電影吧,除了喜歡音樂,電影應該是花時間看得最多的,所以往往是看到某些場景了我才理解原來音樂的感覺是這樣。很多經典的專輯之前聽了很久很難理解,更別說能聽懂它們了,直到電影里面有這些音樂出現的時候突然就理解進去。這些旋律其實算不上是創作的,最多只是排練即興去模仿出自己想要靠近某些場景的那種旋律,比如每次看《現代啟示錄》,在The Doors的《The End》作為配樂開始的時候,我都能想到很多吉他模仿轟炸的聲音。

 

《HOON》MV中你拍攝的飛行畫面是哪個航段?這段旅途和這首歌有什么秘密的關聯么?

哪個航段記不清了,由于出差比較多,我平時喜歡各種各樣的拍攝記錄。除了后面部分是朋友航拍的素材,前面機艙內拍攝部分都是我在出差的時候拍的。每次坐飛機起飛過程中伴隨引擎的巨大轟鳴聲讓我老想起這樣的一個旋律,所以后來就記錄了下來。沒有任何秘密。

 

?【MV】Run Run Run - HOON

 

采訪:Sandy、Ivan Hrozny

文:Sandy

編輯:Ivan Hrozny


巡演推薦:0 (6)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 河内五分个人技巧经验心得 好的股票推荐 浙江6+1计划 辽宁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一线蓝筹股龙头 福建22选5官网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北京时时彩有没有官网 博彩网站测评 高频彩票分析技巧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