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無解專訪 | Jaga Jazzist: 爵士上海音樂節中一支“沒那么爵士的樂隊”

jj

也許是受到挪威高知社會氛圍的影響,又或是冬季寒冷天氣出門不得只好長時間鉆研音樂的原因;1994年,Horntveth兄弟和友人組建Jaga Jazzist時僅是束發之年(三兄妹中年紀最小、日后成為Jaga創作主力的Lars,當時只有14歲)。短短兩年后,幾位不足20歲的年輕人便組織10余好友錄制出一張有明顯“融合”風味,包含歡快說唱元素的“古怪”爵士專輯——《Grete Stitz》。盡管,此時的Jaga對創作的理解尚不全面、成熟,但樂隊求新求異的宗旨、創作流行樂句的天賦及對音樂趣味性的追求都已有所展露。

95jj Jaga Jazzist組建初期樂隊合影,于1995

浩浩蕩蕩的年輕隊伍一啟航便全速駛入正軌;在經過98年EP《Magazine》的平滑過渡后,Jaga很快抵達了無垠音樂宇宙探索的第一個堅實落腳點——《A Living Room Hush》。在精巧構思的曲式中,樂隊與制作人用細微的電子音效烘托出立體的空間感和未來感十足的氛圍;質地豐富而細膩的音色和鮮明的動態透過極富能量的演奏讓抓耳的旋律更好地探索了樂曲內部的抒情性;所有極具野心的設計使Jaga的音樂節奏明快,起伏清晰,帶有極強的電影畫面感。專輯起初由華納挪威發行后掀起國內不小風潮,在被Ninja Tunes引入英國后更一舉成為BBC聽眾票選的2002年度最佳爵士樂專輯。不過,與其說這是一張正經的爵士專輯,倒不如說它更多借用了爵士樂的“開放”思維——與龐雜的搖滾樂、電子樂元素并行不悖,閃現其中的爵士成分更多作為萬花筒中的一抹色彩,與任何其他構成成分一樣都不占主導地位。

02jj Jaga Jazzist樂隊合影,于2002

 

延續著“不把自己歸類(限制)為任何風格的樂隊”和“在新專輯中一定要有所突破”的準則,Jaga從《A Living Room Hush》出發,一路探索不輟,至今已將近二十載。旅途中,他們留下了《What We Must》這樣的以吉他為主導,搖滾樂為框架的Ninja Tunes異類經典唱片;也弄出過像《Starfire》一樣,反復玩味錄音素材,將大段電子樂與器樂搖滾重度融合得到的瘋狂佳作。與不同樂手、制作人的不斷碰撞,在作曲、制作方面的堅持創新讓世界不同地區越來越多的樂迷見識到了他們腦海中音樂的無窮可能。而在復雜的風格流轉、融合和動輒超過百軌的極繁主義錄音工程背后,樂隊卻又能奇跡般的讓他們的實驗音樂保持悅耳、自然,沒有晦澀之感,時不時人想起這些天才音樂人青澀年代的純真創作。作為一支如今已成立25年的老樂隊,Jaga音樂中歷久彌新的魅力也許正源于此。?藉由樂隊受“2019爵士上海音樂節”邀請來華演出的機會,無解與樂隊的核心成員之一、鼓手Martin Horntveth聊了聊天,想多少探明Jaga Jazzist平時都會從哪些領域獲得靈感,以及這樣一支人數眾多的樂隊是如何創作一張復雜專輯的……

 


Q&A

martin受訪者:Martin Horntveth

 

Jaga上一次發表單曲《Prokrastinopel》還是兩年前的事情。新專輯快要來了么?樂隊的成員們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沒錯,我們在做新專輯。錄音工作已經完成,我們正在完成后期工作,可能下周或是之后就快弄好了?,F在還不清楚具體什么時候會發布這張專輯,但它的確是要完成了。我們是在六月完成錄音的,每個成員這一段都在忙著制作專輯的事。

 

《Prokrastinopel》這支單曲和《Starfire》總體的風格相比,更突出吉他回復段的運用和搖滾樂的根源。這是否代表著新專輯的方向?

實際上,新專輯會更加突出音樂的變化和不同風格的組合。專輯有的部分會更像搖滾樂,有的部分則是house之類的電子樂,還有的部分則會像是“非洲節拍混搭爵士”的感覺。我現在沒法想起所有細節,但可以說的是,新專輯在探索不同風格時走得更深,更極致。

 

上一支單曲中與Reine Fiske的合作是怎樣發生的? 新專輯中是否會有更多這位風格多樣的吉他手參與的曲目?

我弟弟Lars在奧斯陸街頭碰到Reine,當時他正在和其他樂隊在那工作。于是Lars便問他愿不愿意和我們一起進錄音棚演奏。我弟可是Reine的大粉絲,他喜歡Reine參與的Motorpsycho、Elephant9和其他所有樂隊。這次的合作就是源于一次街頭巧遇。不過,Reine并沒有參與到新的專輯中,但我們和平時一樣同其他許多音樂人都有合作。

 

作為一個有著8名職業音樂人的大樂團,你們如何為一張專輯制定一個相對統一的主題,同時平衡每位成員各自喜愛演奏的內容?

我們八個人中的好幾個人在一起玩樂隊已經25年了。我們的歌都是為了每一位樂隊成員而寫的。我們相互了解對方演奏什么及最擅長演奏什么,在此基礎上,我們總是試著探索新方向。時不時的,樂隊的成員們還要學一樣新的樂器或是做點不一樣的東西,我們就這樣進行沒有邊界的探索。做專輯時,我們不會去想具體要怎么做,而是把演奏的內容全部都錄下來,享受這一過程——我們完全不給自己設限,而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之后,我們會一起排練,想出之后該如何在現場演奏這些內容。我們不會安于某一種狀態。假如我們做了一張特別電子的專輯,那下一張就一定會非常的不電子。我們總試著去改變所有東西??赡茉谶^去兩張專輯——《Starfire》和即將到來的這張新專輯中,我們沿襲了一直以來混合電子樂、搖滾樂、爵士樂和其他風格的特點,同時有了一個大致想要探索的方向。所以在我看來,雖然下一張專輯是全新的,但你會在這些音樂中聽到《Starfire》的影子和我們的音樂根源。這樣的特點可能在這張專輯中比以往都突出,但毫無疑問,它昭示了嶄新的方向;某種方面來講,它更極致了。


sf《Starfire》專輯封面

你們總會用與之前專輯“相反”的方式做新專輯,這個我也早有耳聞。但在樂隊25年的生涯中,有沒有某種特質或概念是貫穿始終的?

樂隊始終堅持的觀念就是不斷嘗試不同的事情。當我們談論寫一張新專輯時,誰都不知道它會是什么樣的。當然,一群人在一起玩音樂25年了,肯定會創造出特有的聲音。我們雖然有了這樣的聲音,但仍會盡可能跳脫出曾經專輯的模式,進行新的探索。

 

Jaga的音樂總會萃取搖滾、爵士、電子樂、古典樂、說唱等不同風格的精華。有沒有某一種風格可以被視為你們創作音樂的“決定性思維”的?

其實并沒有——我們的作法截然相反,我們就是把所有風格組合到一起。如果非要說一種決定性思維,那我估計是爵士,因為它足夠開放。但我真不覺得聽我們歌的人會把這些歌當成爵士樂。它們又吵又鬧,全是搖滾和電子樂元素,反而沒那么多爵士元素在里面。

 

Jaga以橫向展開式的作曲聞名。樂隊綿延的聲音圖景有著細膩的層次;極為精致的聲音細節和富有巧思的錯落節奏遍布其中。要做到這一點通常需要在錄音前有一番思考并制定詳細的計劃。樂隊在錄音時都是怎么做的?大家會寫好片段一起研究,還是聚到一起從即興開始?

我們實際上很少一起即興。當我們要一起排練時,我們會圍繞寫好的回復段演奏。但是這種演奏并非自由即興式的演奏,而是圍繞回復段不斷地重復,嘗試用不同的方式呈現它。我是說,作為音樂人,我們會和其他樂隊一起即興演奏,但是Jaga內部不太會這樣;我們只會圍繞既有的主題或回復段一起演奏。

 

倫敦近來的當代爵士樂場景可謂熱鬧非凡。你怎么看諸如Shabaka Hutchings、Nubya Garcia、Moses Boyd等青年才俊為賦予爵士樂新生所做的創新?

我對倫敦場景真是一點都不了解……

 

你們的成員好像都很喜歡Cornelius的音樂;你們對音樂中的能量、趣味與幽默的追求以及極繁主義的傾向讓我想起日本的爵士大樂團“渋さ知らズ”;你們會密切關注日本音樂場景么?

不會的,我們不太關注爵士樂場景。我想說,我們喜歡所有類型的音樂,但我們不太會關注某個場景。我們聽很多日本的噪音音樂,當然也愛聽Cornelius。

 

之前有人稱你們是歐洲nu-jazz運動的領袖,不過你們好像也并不認同這種說法?

沒錯。Nu-jazz場景好就好在它成功了,而我們因此得以在世界各地表演——我們的確從這個場景中獲得了名聲。話雖如此,但我們并不覺得自己是場景的一部分。我的意思是,這個場景中的很多人都是我們的好朋友,但我們并沒有試著讓自己的音樂聽起來像nu-jazz場景里的任何聲音;我們想的是如何聽起來和它不一樣,做不一樣的東西。

 

你們現在是如何獲取靈感的?有沒有一些世界其他地區的音樂成了你們靈感源泉的?

其他音樂毫無疑問是我們的靈感源泉。我們經常去看演出,也總是聽很多不同的音樂。光是這個夏天,我感覺我在一個月里就曾看過差不多45場表演。我去參加爵士音樂節,去看各種各樣的音樂會和音樂節。我一周會看差不多3場演出,并特別容易受到這些表演的啟發。年輕音樂人的演出是我特別喜歡的。我住在挪威,所以我都是在挪威看的這些演出。特別有才華的年輕音樂人真是太能給人靈感了。

 

所以,給人啟發的更多的是個體,而不是某種音樂風格或是場景?

對。我會去看爵士、搖滾、說唱、黑金屬、噪音等各種各樣的演出,連古典音樂會也經???。挪威奧斯陸的音樂市場非常龐大,而且質量極佳,所以每周都有很多特別驚艷的表演。能住在奧斯陸真是太幸運了。

 

你對中國古典音樂和現代音樂有何了解么?

并沒有,我還沒怎么聽過。不過,我有一些中國樂器——我現在記不起它們的名字。我有超過一千件樂器,這其中有不少都來自中國。我為電影譜曲,每周都會鼓搗一番。在這個過程中,新的樂器和新的聲音會給我靈感。所以,我會從世界各地網羅各種樂器。當我看到沒見過的樂器,我就會看看能不能入手。

mammonMartin為電影《Mammon》譜寫的原聲

 

樂隊成員有人來過中國么?在中國都干了些什么?

這次行程只有兩天時間。我們一直在吃中餐,也參觀了市中心,還坐了觀光游船,看了一些廟宇。對我們來說,這是個假期。我們周游世界表演,而同行的都是好朋友們。大家在挪威都有家人和工作的事要照料,所以一起出門的時候就會想著好好放松一下。我們之前也在JZ Club看了些演出。今天早上我們更是6點才回酒店——我們跑去一個放電子樂的disco bar,又去了很多不同的酒吧,然后在凌晨一點還吃了火鍋。我們只是想在停留在此的有限時間里盡可能地探索這座城市。

  d-81137副本Jaga Jazzist在19年爵士上海音樂節表演

 

采訪:Ivan Hrozny

特別鳴謝:爵士上海音樂節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 哪一款棋牌游戏玩真钱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官网 江苏11选5开奖爱彩乐 股票涨跌是以什么为标准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一分钟开奖是哪个彩票 黑龙江36选开奖后果 北京快乐八工在线计划 炒股赚钱吗 能赚多少钱 pk10官网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