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無解專訪 | American Football:不上不下的中年,剛剛好的情緒

pressAmerican Football:(左至右)Mike Kinsella、Steve Lamos、Steve Holmes、Nate Kinsella

有一組數據可以簡單概括American?Football樂隊:成軍超過20年,發片3張——3張專輯當中間分別間隔17年和3年,現成員平均年齡40歲……這些數字放在音樂領域里橫向比較并算不上驚人,可以說不高不低,不尷不尬。

lp1American Football第一張同名專輯 aka “LP1”

 

早在千禧年到來之前,American Football于他們20來歲的慌張年紀慌張做出了一張迄今為止仍可睥睨俗眾的經典專輯,隨后匆忙踏上巡演之路又匆忙解散,連享受一會兒被樂評人抬上神壇的功夫都沒有,一轉眼便各過各的日子去了。再之后,等他們回過神來,想著該再一起演點兒什么的時候,竟已經是2014年了。

主創之一的Mike Kinsella時年已37歲,有了兩個孩子。他每天的日常生活,除了搞點簡單的個人演出、創作,剩余的時間全被接送孩子、洗衣做飯、喝點小酒這些瑣事給包圓了。這樣的日子不光在他的手掌與心頭留下了老繭,也同樣為他當年的隊友們添了滄桑:當Mike拉上自己的表親Nate Kinsella和老隊友Steve Lamos、Steve Holmes重新走進排練室錄歌時,四人才發現,曾經信手拈來的樂隊的那些事,如今都已變得生疏,甚至連合聲都不知該如何做起!適應了好一陣子后,這伙不再慌張的中年人還是在2016年把第二張同名專輯(以下簡稱“LP2”)給搗鼓出來了。媒體和樂迷一時歡天喜地,爭相播放新碟的同時,連帶著把“LP1”的播放量又提上去不少;可熱議過后,一部分人對樂隊的第二張專輯只是留下了“也還好嘛”這樣不上不下的評價。

 

lp2American Football第二張同名專輯 aka “LP2”

 

“重組”是個危險動作,曲調不出新,或者出新了還不如不出新,最后杯盤狼藉的可能性是極大的。但是,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盡管不及處女作受各方五星評價的高度,LP2還是部扎實的作品,而收獲的中規中矩的反響也足以讓American Football擁有剛剛好的底氣重新踏上巡演和創作的道路。

Kinsella老哥倆在American Football消停的15年里,沒少互相提攜。倆人除了創作發行個人專輯之外,還在“Cap’n Jazz”“Owls”“ Joan of Arc”幾支主打math-rock風格的樂隊里客串,早已積累下不少默契;這次回歸,作為貝斯手的Nate更是提升了自己在樂隊中的創作比重;而一向出彩的鼓手兼小號手Steve Lamos和吉他手Steve Holmes倆人,作為American Football的原始隊員也不遑多讓,憑借多年來在多個流派和樂隊中穿梭來去的經歷,帶來了更勝當年的技藝與見識。

 

lpAmerican Football第三張同名專輯 aka “LP3”

 

對一支“四十不惑”的樂隊來說,“老瓶有新酒可裝”是很重要的。從未真正銷聲匿跡的他們深諳“勞動最光榮”,個人也好,加入別的樂隊也罷,持續地演出、創作、錄音。終于在小試牛刀的回歸之作又隔三年后,在今年最新發行的LP3上迎來了一次階段性的回報與勝利。新專輯發行后,相較LP2,評價普遍看漲,乃至有回歸巔峰的趨勢。于是乎,大規模巡演也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東亞于American Football而言不算陌生之地,但與因傾慕他們而“借雞生蛋”取名為“Chinese Football”的中國后生樂隊一同巡游大陸雙城卻是新鮮得很。這次,托New Noise的福,我們得以對American Football進行了一次訪問。說得不多,十多個問題僅有一多半得到了回復,原因不甚明朗。于一個喜歡American Football多年的樂迷而言,不免遺憾。


Q&A

afyoungNate Kinsella未加入前的樂隊早期宣傳照

 

American Football的“編年史”就跟電影三部曲“Before”似的(注:即橫跨十八年的經典影片系列“Before Sunrise” “Before Sunset” 和“Before Midnight”);誰也沒想到你們會在15年后宣布回歸,而且沒幾年就又發行了兩張專輯。當年解散時彼此間有許下過類似重組的承諾嗎?

Steve Holmes:沒有,從沒說過類似的話。我們在錄完LP1,又在畢業之后各自紛飛,從來沒有預想過最終有一天又湊在一起做樂隊。但當以“重組樂隊”的狀態完成了一年的巡演后,我們開始覺得,要是能好好做個“真正的樂隊”一起寫點新歌,那會更有意思。LP2完成以后,我們一下子信心大增,認定LP3很快就會誕生。就目前來說,我們在任何事上都沒有明確的計劃。但只要在一起玩兒樂隊的時候還是開心,大家時間上也能安排到一起,那基本上我們在眼下這段時間還會一直玩兒下去的。

 

很多人視LP1為永恒的經典;LP2雖然在一部人看來對不住長達17年的等待,但仍是不可多得的佳作;LP3令人耳目一新,標志著樂隊的新紀元;從寫歌、制作或是當時的心境而言,你們怎么看待這三張的區別?

Steve Holmes:我知道有些歌迷對我們第二張專輯感到失望,認為它是一種背離。有那么一些眼界不寬的所謂“粉絲”,甚至連新歌聽都沒聽,便偏執地認為還是老東西經典。不過這也無妨。我堅信LP2是一張好專輯,比起LP1進步了很多。不過,我們心里也明白,如果能在錄音室里有更多時間的話,這張專輯還能做出更多花來。對于LP3的改變,我們有過非常慎重的思考,并最終決定讓歌曲都更鮮活、通透些,得到的結果讓我們十分滿意。

 

9AmericanFootball“emo打卡名勝”:704 W. High St

 

來說說那所房子吧。誰也沒想到當年American Football這么隨意的一張照片讓一座普通的房子成了“emo打卡名勝”;但從LP3開始,房子也被拿掉了。這一改變是刻意的嗎?可以被視為是American Football意欲脫離過去的表現嗎?

Steve Holmes:我們確實是故意要擺脫那所房子的。LP1和LP2可以被視為“一對”作品,兩張專輯之間彼此呼應。但LP3就跟過去沒什么關系了,所以視覺設計上也應該有所體現。

 

Mike,你在一篇訪問中提到說“樂隊的重組是互聯網時代的奇跡”;而當大家可以隨意對你在社交媒體上的發言進行評論、站隊時,你又是怎么看待網絡這把雙刃劍的?

Mike Kinsella:我只能說,這些事情特別糟心。

 

還是你,Mike——坦白說你Twitter上說的話還挺逗的,你怎么看待自己的“網絡人格”?這么說問主要是因為你寫的歌跟那些俏皮話和“罵罵咧咧”好像還挺不相符的。

Mike Kinsella: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把自己的音樂跟個人形象做一個什么關聯,反之亦然;我也沒有在經營什么“人設”。我不會用什么手段引誘別人去喜歡我的樂隊;我也沒有試圖去隱瞞自己性格的某一部分(我承認有時候自己是挺容易被惹毛的),好讓自己更討人喜歡一點——以那種方式取悅他人是某種形式上的欺騙,而且最終一定會讓另一部分人更不開心。不過對于一些滿嘴跑火車,沒真話的名人、樂隊,我的確很容易嫌棄,嘴巴也不饒人……

(作者注:Mike Kinsella寫的歌兒和他發的Twitter完全判若兩人,有興趣的話可以移步 https://twitter.com/mybandowen 一探究竟;他還曾經說Bradley Cooper又孬又慫,還因此引發一場與后者粉絲的罵戰。

 

不得不問一個俗套的問題——作為一幫曾經的emo老炮,現在的孩子他爹,你們還像早幾年說的那樣“凡事以‘現實’生活為首”,還是有哪些規劃?

Mike Kinsella:今年發了新專輯,所以早就預料會有大量巡演和工作,但這基本上已經到達不擾亂大家各自個人、家庭生活的極限了。巡演結束以后,我們肯定要好好休息一陣子,順便好好回顧一下這陣子做的事情,想想接下來(音樂上)還有什么想做的。

 

cf副本此次“中美足球對抗賽”的另一主角:Chinese Football

遙遠的東方有一支“國足”樂隊,他們毫不諱言受到你們極大的影響。這次你們兩支樂隊能共同在中國巡演,無疑是令人振奮的。你們是如何了解到Chinese Football這支樂隊,并答應呈現這次合作的?

Steve Holmes:Chinese Football是一支很好的樂隊。當我們得知要在中國巡演的時候,我們馬上向經紀公司表達希望邀請他們的意向,讓公司去打聽檔期。這事兒成了,大家都很開心。


后記:

American Football屬于emo這個燦爛過一陣的流派“出圈”之前那一撥樂隊。他們所謂的emo,與后來我們聽到更多的emo-rock(如Jimmy Eat World, Fall Out Boy, My Chemical Romance等),在曲風上有極大的差別,所以大部分時候,往往在說到American Football時,還要加上一個“math rock”的標簽以正視聽。American Football的“emo”可以用“又喪又暖”來形容:喪的是他們的內核、歌詞、唱腔;然而曲式、旋律與演奏卻溫暖豐沛,形成一種獨特的抽離感與“透明感”(尤指音樂中雙吉他、貝斯與小號的運用)。

LP1的發行旋即奠定了樂隊在獨立音樂中的地位;之后長達15年間,母公司Polyvinyl Records也曾嘗試重新混音發行該作,并憑借再版專輯收獲好評無數。2019年,LP1發行20周年。而American Football決定在這樣一個節點拋棄過往——除了封面上那所房子之外,他們不再在歌詞和標題中埋梗,甚至丟掉了當年標志性的“喪”勁兒。新專輯在評論界獲得了四星的均分,顯然是一次得到認可的轉變。LP3整體上更向post-rock與shoegaze靠攏——不光因為他們請來了Slowdive的Rachel Goswell獻唱《I Can’t Feel You》;一種夢幻迷霧般的聲響拆解了他們的中年生活,讓困惑與不適有了柔和甚至可愛的面貌。

盡管樂隊的聲音有了如此改變,可你還可以管他們叫“emo”——誰讓Mike Kinsella一邊在網絡中展露乖張暴躁的一面,一邊仍在“中年情歌”中訴說著傷感呢??蛇@些情感,比起20年前更實在、也更成熟了;即便離“中年危機”還甚遠的我也會忍不住想要沉浸在這樣“不高不低,不尷不尬”的悠遠情緒中(好啦,我承認也不是很遠)。

文章最后,非常感謝New Noise促成這樣一場罕見的“親緣”巡演。這中間令人欣喜的地方不僅僅在于兩個樂隊名字相仿,更因為這種精神上的“傳承”是平淡生活中別樣的感動。

 

 

文、采訪:超人嗶嗶曼

編輯:Ivan Hrozny


 

演出推薦:

New Noise?呈現?

American Football + Chinese Football 中國巡演af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 快3app 北京赛车现场直播视频 11选5分析软件 七星体育app下载安装 北京pk拾彩票网官网app 江苏快3 遗漏 叩富网模拟炒股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精准四肖期期中 急速赛车开奖官网